铁马践倭寇,意气抒壮怀 —— 品鉴明朝武榜眼、三品诰命、抗倭游击将军戴广的述怀诗

 

铁马践倭寇   意气抒壮怀

一一品鉴明朝武榜眼、三品诰命、抗倭游击将军戴广的述怀诗

戴德强  提供素材

戴坚  撰文

明清两朝我戴氏八大文魁(三大状元、三榜眼、两探花),族人崇敬有加、引以为荣。状元有祺、衢亨、兰芬以及榜眼名世均源出隆阜戴氏,谨此再介绍一位武榜眼、隆阜世系戴广及其述怀诗。

戴广(隆阜戴氏21世),进士、监察御史戴玭pin(隆阜戴氏16世)之玄孙,明朝嘉靖己酉年殿试高中武科一甲第二名,即榜眼。时值倭寇入侵宝山烧杀抢掠,戴广率军奋起杀敌,大败倭寇于苏州、奉贤,被封为游击将军三品诰命。嘉靖三十四年又大败倭寇于嘉兴,“斩擒一千八百余人,溺死者不可胜算”,”自来用兵未有如此之捷者”,屡立战功、声威卓著,被先后授五品、三品官衔,荣获“汉家飞将”的金匾表彰 。乡人为纪念戴廣抗击倭寇的胜利,在原沈巷宅前陆家桥后建得胜庵,供奉戴廣塑像,且与武圣关公並列。上海奉贤拓林镇建有崇功寺及功德碑奉祀、永垂戴广,乡人称之为“戴老爷庙”。嘉定戴氏世代”诗礼相仍,衣冠奕叶″,推为望族。

戴广将军非但武功盖世,且诗文拔萃、文武双全,传世有《闻广公广学圃述怀诗》十二句排律一首:

脱将征铠换耕牛,碧血淋淋已白头,

故剑长埋还恋主,初衣早遂谢封侯。

狼烟靖尔无三窟,狐首容余有一邱,

得沐光天臣未死,生生浩荡总难酬。

海上田庐已尽蕪,俸钱那许饱妻孥,

青莲社结高僧侣,白练滩寻老钓徒。

铁马金戈埋汗血,沙场毳幕剩头颅。

今朝陇畔摊书睡,莫问桓桓旧武夫。

投笔功名自古难,汉家李广负登壇,

生还绝胜云台画,夜梦犹惊马革看。

檄总千言终是武,禄曾三品未成官,

老兵敢袖旁观手,好让毛锥策治安。

述怀诗堪视为戴广将军一生的命运交响曲,如将诗文解构、重组,可归纳、整合为杀敌、愤懑、响往三部乐章。第一部【杀敌】,宏观展现诗人壮志初酬、铁马金戈,征铠狼烟、驰骋沙场,意气风发、指挥倜傥,一举歼敌的淋漓快意与“夜梦惊马”战斗岁月的自豪,大有岳飞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之雄慨。第二部【愤懑】,倾诉故剑长埋、报国无门,堂堂天下武魁、铮铮铁汉却无处用武的落拓;俸钱难饱的困顿、”陇畔耕牛“、袖手旁观的无奈;严嵩奸党诬陷、官阶褫chǐ夺、仕途破灭的沮丧;家产被焚、子侄流离、横祸四起的满腔悲愤,件件斑斑压在胸中的块磊。第三部【响往】,人生挫折与失意,诗人没有丧失对国家未来、民族命运的美好企盼,“好让毛锥策治安”,殷切期骥出现更多更强的后生青年保家卫国,惟此孤标一句,要表述的千言万语虽未充分展开,但其磊落胸怀、家国大义已洋洋然溢於诗外。

拜览武科榜眼、抗倭英杰戴广的壮怀诗,是我戴氏的文化珍宝,是研究先贤生平与心路的重要文献,是祖德家风教育的好教材,谆谆启示族人抱负敦诗习礼、尚武崇文,无忘为官则精忠报国,危难时拯救黎民於水火,在野则自励自强、不墜青云之志的高尚情怀。

本文来源:转自《大美隆阜戴》

赞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