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微子启《伤殷操》

 

续微子启《伤殷操》

戴坚

麦秀蔪蔪兮禾黍油油,

彼狡童兮不我好仇。

 

《麦秀歌》是中国现存最早的文人诗,出於我戴氏远祖微子(亦说箕子)之作,流传三千多年,是中华文化的重要遗产,也是我戴氏家族十分珍贵的文化财富。《尚书大传》云“微子将朝周,过殷之故墟,见麦秀之蔪蔪,黍禾之蝇蝇也,曰:‘此故父母之国,宗庙社稷之亡也’,志动心悲,欲哭则为朝周,欲泣则近妇人,推而广之作雅声,即此操也,亦谓之《麦秀歌》。”

麦子吐穗,禾黍茁壮,本是一番喜人的丰收景象,然而即将收割的麦谷转眼就要归属于周朝,面对故国倾灭、花落水流,江山易主、宗庙晦色,千般异景奔来眼底,万状感慨涌上心头,忆昨日边塞烽火、故宫搏杀,雕栏玉砌朱颜改,一江淇水向南流。感时溅泪、恨别惊心、触目伤怀的情思交集百感、悲从中来,后世南唐后主李煜、宋徽宗赵佶的诗章或许最能表达此时微子公亡国之痛的感叹:”最是仓惶辞庙日”,”无言哽噎,人前不敢分明说″。汤王驱傑开创的大好江山毁於西周乘帝辛南征之虚入侵之一旦,而今屈尊称臣,进不能光复祖业,退不能隐逸山林,忧谗畏逆、满目萧然,感大殷王朝之沦丧,伤六百年基业之莫救,兴喟然之叹,言志咏言,写下了千古传唱的《麦秀歌》,实为末世的绝唱,亡国悲痛凝成的不朽诗篇;而肉袒面缚、牵羊乞降之类不过是周人捏造、或传为异代史家的浪言,那些“狡童”们又不懂我的心事,欲言又止、意尚殷殷,不当断而断、又不得不断,故区区两句十七字即嘎然而止,想非因兵燹蠧蚀而篇残简断,实乃言外之意大有期冀后辈们自励自强,为民为国努力作为,尽烈祖未竞之志。

戴氏作为殷商后嗣的重要宗支,本文作者又自有一番别样感慨,兹斗胆揣测启祖深切萦怀大殷故国之忧思,言其未尽之言、述其未述之志,起几近消沉於书山史海的国宝家珍《麦秀歌》而重光於天日,谨试作《伤殷操续》,敬请看官批点指谬:

麦秀蔪蔪兮禾黍油油,

彼狡童兮不我好仇;

社稷宗庙兮那堪回首,

期我云礽兮展诸大猷。

( 著於戊戌2018 中秋)

来源:录自《大美隆阜戴》

 

赞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