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给中央美术学院戴泽等八位老教授的回信

新华社北京2018年8月30日电

央广网北京8月31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和报纸摘要》报道,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30日给中央美术学院八位老教授回信,向他们致以诚挚的问候,并就做好美育工作,弘扬中华美育精神提出殷切期望。

习近平在回信中指出,长期以来,你们辛勤耕耘,致力教书育人,专心艺术创作,为党和人民作出了重要贡献。耄耋之年,你们初心不改,依然心系祖国接班人培养,特别是周令钊等同志年近百岁仍然对美育工作、美术事业发展不懈追求,殷殷之情令我十分感动。我谨向你们表示诚挚的问候。

习近平强调,美术教育是美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塑造美好心灵具有重要作用。你们提出加强美育工作,很有必要。做好美育工作,要坚持立德树人,扎根时代生活,遵循美育特点,弘扬中华美育精神,让祖国青年一代身心都健康成长。

习近平指出,值此中央美术学院百年校庆之际,希望学院坚持正确办学方向,落实党的教育方针,发扬爱国为民、崇德尚艺的优良传统,以大爱之心育莘莘学子,以大美之艺绘传世之作,努力把学院办成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摇篮。

中央美术学院的前身——国立北京美术学校创建于1918年,是由我国著名教育家蔡元培倡导建立的中国第一所现代形态的美术专门学校。近日,周令钊、戴泽、伍必端、詹建俊、闻立鹏、靳尚谊、邵大箴、薛永年等8位中央美术学院老教授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信,表达老一代艺术家和艺术教育家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坚定决心,对进一步加强美育,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心声。

习近平给中央美术学院老教授的回信

周令钊、戴泽、伍必端、詹建俊、闻立鹏、靳尚谊、邵大箴、薛永年同志:

你们好!来信收悉。长期以来,你们辛勤耕耘,致力教书育人,专心艺术创作,为党和人民作出了重要贡献。耄耋之年,你们初心不改,依然心系祖国接班人培养,特别是周令钊等同志年近百岁仍然对美育工作、美术事业发展不懈追求,殷殷之情令我十分感动。我谨向你们表示诚挚的问候。

美术教育是美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塑造美好心灵具有重要作用。你们提出加强美育工作,很有必要。做好美育工作,要坚持立德树人,扎根时代生活,遵循美育特点,弘扬中华美育精神,让祖国青年一代身心都健康成长。

值此中央美术学院百年校庆之际,希望学院坚持正确办学方向,落实党的教育方针,发扬爱国为民、崇德尚艺的优良传统,以大爱之心育莘莘学子,以大美之艺绘传世之作,努力把学院办成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摇篮。

习近平

2018年8月30日

   

来源:新华网 (http://www.xinhuanet.com/2018-08/30/c_1123355797.htm)


“老实为正” 谈戴泽画艺

文|杨飞云

1982年 徐悲鸿纪念馆,右三戴泽。

我与戴泽先生初识于上世纪80年代,但最近才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多作品,内心最直观的感受是戴先生的艺术已经和他的生命联系在了一起。

戴先生的创作非常有感染力,这种感染力源于他画作中质朴、深入生活、忠于时代的艺术价值。作为一个艺术家,他看到的是非常朴素纯粹的美。一张最普通的纸张、一支最简单的铅笔、一点最常见的水彩就可以把他内心的追求和绘画的价值体现出来。他用非常直接的方式把对生活、对自然最真切的内心感受和心灵共鸣展现在画布上,原原本本地将那个时代的气息传递出来。正如高尔基所说,一个老人就像一座活着的博物馆。通过戴先生的画作可以看到,他那一代画家,艺术创作从人民中来,用真情实感传达出现实生活中的美感。好的艺术超越时空,因为它们基于人性光辉中对真善美的追求,有这样的艺术内涵,戴先生作品中的生命光辉不会随时间暗淡,而是愈发熠熠生辉。

1944年中大国画系,西洋画系,音乐系师生照。前排左起傅抱石(中国美术史),徐悲鸿,黄显之(一年级素描)陈之佛(西洋美术史)许士骐(解剖)费成武(透视学)

20世纪80年代,我在中央美术学院学习的时候,非常幸运能够受到戴先生等中央美术学院老艺术家的教导。从徐悲鸿先生那一代到西方留学,中国油画开始系统性学习和成长,中国第一代油画家将真正好的油画及油画原理性的体系引入中国美术教育。到戴先生这一辈,就把艺术和中国的现实紧紧结合在一起。他用自己的眼,实诚地从现实中提取创作素材,用一腔热血和赤子之心践行绘画艺术的现实主义精神。他们做了非常根基的工作。

1949年初,戴泽与李斛在国立北平艺专门前留影。

在我的印象中,戴先生平日话语不多。但是如果仔细询问,他也会和我们讲起他们那一代人接受徐悲鸿、齐白石先生教学的细节。特别是徐悲鸿先生的艺术主张对戴先生影响很大。除此之外,他还会谈到他们的生活态度,甚至是琐碎的日常细节。听了之后,似乎可以触摸到那个时代具体而微的点滴。虽然在书上可以读到中国油画最初的发展历史,但是戴先生传递出来的这些宝贵信息,让我感觉可以零距离接触到那个时代。文化是以人传承的,戴先生承载着那一代艺术家的学养和精神。

1951年中国艺术展览会期间,在民主德国首都在北魏艺术品前与展览会德方负责人合影。

1953年第一排:江丰(左一)、王式廓(左二)、徐悲鸿(右二)、戴泽(右一)     后排:李宗津、倪贻德(武汉第三厅组长,接替徐悲鸿)、冯法祀、庄子曼(留法)、曹思明(留日)。

我的老师是靳尚谊先生,戴先生是靳尚谊先生的老师,徐悲鸿先生又是戴先生的老师。戴先生讲起悲鸿先生时非常的生活化,让我感到悲鸿先生之于戴先生,不是一位学术权威,而是一位兄长。戴先生讲悲鸿先生的朴素、执着、亲和力非常感人。

1959年中央美术学院师生合影,第二排右起为戴泽,韦启美,萧淑芳,艾中信,吴作人,陈沛。第三排站立者右一为王征骅,右二为尹戎生,右三为靳尚谊。茶几右侧为吴小昌。

1972年国务院宾馆创作组画家合影,右起为罗尔纯、刘继卣、白雪石、陆鸿年、李苦禅、萧淑芳、王淑晖、佚名、吴作人、戴泽、卫祖荫、某工人、刘金涛。

我爱画画不善言辞,戴先生在老美院经年累月默默地画画,老一辈艺术家的精神、情怀更多的是在画中传递。戴先生画画的时候基本都是写生。他的绘画技艺扎根于写生,创作性的部分也是源于写生,生活中最朴素的东西都能入画。我在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工作时,美院有个“U”字形教学楼,油画系就在里面,几乎每天都能看见戴先生在这个楼里画画。戴先生画得非常真诚朴实,有些人可能会误解为老旧或者笨拙。但是随着艺术阅历的增长,我越发认识到戴先生的画中有艺术最根本的核心价值:他用更加直接与朴素的方式去表达人类心灵以及心灵对美好事物的感动。戴先生的这种可贵的作画态度,给了我之后的绘画生涯稳固的信心与信念。

展览名称:戴泽艺术展,展览时间:2018年4月20日——5月20日,展览地点:北10展厅,主办单位: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央美术学院、北京靳尚谊艺术基金会。

得知此次中国国家博物馆要举办“戴泽艺术展”,我非常感动。这不单是做一个绘画展览,而是展示一个时代,通过艺术传承一代又一代人的文化精神。特别是在现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需要高度的文化自信和文化的繁荣兴盛。在新时代,建立文化自信,增强民族文化的厚度,就要建立新的艺术标准。“戴泽艺术展”正是具有这种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戴先生的作品凝练了老一辈艺术家虔诚质朴的艺术信念,可以将油画在中国一百多年历史中的精魄传递给当今社会。树立好的艺术标准,让优秀的文化传统散发新生,我觉得这是当下最应该做的事情,也是此次展览的重要意义。


中国国家博物馆 “戴泽艺术展” 开幕现场

齐白石先生晚年刻过一方印,叫“老实为正”,用这四个字评价戴先生非常合适。戴先生无论做人从艺,都“老实为正”。其实黄宾虹先生也有一句话,他说:“中华大地无山不美,无水不秀。”戴先生传承的正是老一辈艺术家这种扎实的艺术态度与赤诚的家国情怀。与那些满足于巧妙、寻求捷径的绘画理念不同,戴先生在艺术道路上力学不倦,陟遐自迩,立足写生,关注现实,可谓有“无山不美,无水不秀”的真正大家境界。因此,戴先生艺术与人生的厚重,可以上承徐悲鸿、齐白石一代宗师的美术精神,下启当今青年的艺术理想。

祝戴先生艺术之树常青,永远健康。

——杨飞云

………………….

戴 泽(1922—)

四川云阳人,当代著名画家。1922年3月出生于日本京都本愿寺。同年随其父母回国。自幼喜爱绘画,1942年考入国立中央大学(中华民国时期国内最高学府)艺术系,师从徐悲鸿、傅抱石、谢稚柳、黄显之、秦宣夫、吕斯百、陈之佛等先生。

1946年毕业以后,应徐悲鸿之邀北上北平,任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校长徐悲鸿先生(中央美院前身)助教,后任讲师。1949年协助徐悲鸿等人建立中央美术学院。从教数十年来,为中国美术事业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著名者有靳尚谊、王沂东、龙力游等。曾修复徐悲鸿《奚我后》等作品。曾受命临摹颐和园慈溪像。应邀为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等机构创作作品。

戴泽是徐悲鸿重要的弟子之一,新中国美术教育奠基人,中国第二代油画家代表人物,中央美术学院奠基人之一,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一批会员,徐悲鸿教育学派代表人物。

………………….

     

赞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