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澄东:亲爱的复东哥哥: 您永远在我心中!

春节前夕,嫂嫂吴姐姐来电话,告诉我说,哥哥因感冒从新华医院的病房转进了重症监护室,当时我心里隐隐感到不安。过了几天,吴姐姐又来电话,说是哥哥病情加重,医生需要插管治疗。听到后,我心中一怔,90岁的人,经得起插管吗?这不是加重病人的痛苦吗?许多老人都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离开了人世。过了三天,吴姐姐来电话,说是插管后,哥哥变得很烦躁,医生又给他打镇静剂,她说这实际是麻醉剂。听完吴姐姐的电话,那几天,我一直生活在忐忑不安之中。

2月25日上午,我的电话响了,一看是吴姐姐打来的电话,心里自然地感觉到大事不好了,我拿起电话,吴姐姐在电话里伤心地对我说,哥哥去世了!他走了!我拿着电话发呆,不知要说什么,停顿了一段时间,我问吴姐姐,哥哥的后事及追悼会何时开?她告诉我,现在我还没定,定下来以后再告诉我,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