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戴氏总商会戴庆元会长一行专程到北京拜会我国著名历史学家戴逸宗长

2018年4月17日下午,中华戴氏总商会会长戴庆元率文史研究工作项目成员戴其晓、总商会秘书处工作人员一行四人专程前往北京拜会我国著名历史学家戴逸宗长。(戴逸,现年92岁,江苏常熟人,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主任,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名誉所长,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北京市文史研究馆馆长,一级教授,现尚未离休。)

中华戴氏总商会自成立起,一直致力携手戴氏同宗凝心聚力创大业,搭建合作平台集思广益谋发展,以亲情为纽带,积极加强戴氏宗亲与社会各界的联系和沟通、全力推动宗亲之间商贸往来、经济、文化发展,促进天下戴氏共同发展、共同繁荣。历经三年深耕细作、积累发展,总商会在海内外戴氏宗亲中的影响力和凝聚力得到不断提升,成为众多宗亲企业家推崇的资源共享、抱团取暖、携手发展、做大做强的交流平台。为组织专家学者及文史爱好者搜集、研究、整理、编辑和出版戴氏文史资料,以促进戴氏历史文化资源的开发利用,早在2014年成立之时,总商会章程已经规定要成立文史研究中心。2017年6月,“启动中华戴氏总商会文史研究中心”协商会议在广东佛山召开,中华戴氏总商会文史研究中心正式揭牌成立。之后,为了进一步提升戴氏文史研究这一领域的整体格局和水平,规范重点研究课题的管理,充分调动社会各方面的力量参与总商会的文史课题研究,让更多有志于研究戴氏文化的能人志士能够加入并参与戴氏文史研究工作,在2017年12月的中华戴氏总商会第二届一次会员大会上,正式建议把“文史研究中心”更名为“文史研究院”。此前,戴庆元会长曾与戴寅先生(戴逸的儿子)进行了几次愉快的沟通与交流。戴寅宗亲赞许总商会为振兴家族事业作出的努力和贡献,并向戴逸宗长转达了总商会欲聘其为文史研究院院长的请求。戴老听闻总商会要组织开展戴氏文史研究工作,表示认同和支持,欣然接受总商会的邀请。

这次,戴庆元会长一行到北京拜会戴逸宗长并为之颁发了文史研究院院长证书。戴逸宗长对总商会专程此行之诚意所感动,戴老表示,中华戴氏,同根同源,大家都是一家人,应该多沟通学习,衷心希望文史研究工作者们多交流、多合作,在总商会文史研究平台开展更多的文化活动。考虑到戴老的高龄,庆元会长代表总商会邀请了戴寅宗亲担任文史研究院院长助理,协助开展文史研究相关的工作。


庆元会长为戴逸宗长颁发了总商会“荣誉会长”和”文史研究院院长”证书,为戴寅宗亲颁发了总商会“副会长”和“文史研究院院长助理”证书。

庆元会长向戴逸宗长介绍了中华戴氏总商会近几年的发展情况和戴氏文史研究工作开展构想。

庆元会长表示,总商会将积极组织谋划研究院的筹建工作,组织国内外知名专家、学者,共同参与戴氏文史研究,进一步推动戴氏文史研究工作的开展,积极扩大和提高戴氏历史文化在中华民族历史文化中的影响和地位。通过从家族里寻找古今名人,整理家规、家训、诗词、典故,研究搜索他们对于当时社会所做的贡献,探寻他们的人生轨迹,总结他们的历史文化传统,挖掘他们思想中的闪光点。用这些流淌在我们血液中的优秀传统文化来以文化人、以文育人,让这些散落在民间的传奇、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让它们融入到生活中去,使之成为戴家人独特的印迹和骄傲,从延续祖先文化的血脉中开拓前进,从而让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同世界各国优秀文化一起造福人类。总商会计划广泛发动擅长家族历史研究和乐于此项工作的宗亲以及社会上的有关热心人士,团结一致,凝聚力量,围绕戴氏家族悠久而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这一主题开展系统性搜集、整理、研究工作,开始时各分会或个人先采用自选研究课题、自组研究班底、自筹研究经费、自行组织研究的形式开展工作,待研究成果推出后,总商会将根据实际情况,在研究成果的出版、印刷、制作、发行等方面给予人力、物力、财力上一定的支持和协助。

戴逸宗长与庆元会长亲切交谈,并介绍了近年修编《清史》的情况。据了解,按照中国历史传统,每个新时代都要为前朝修史。新中国成立后,董必武同志建议纂修清史,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也曾过问此事。1961年,吴晗受周恩来总理委托考虑纂修清史,戴逸向吴晗建议从全国各大学历史系挑选优秀学生集中培养,专攻清史。吴晗赞成这个想法:“请你当教师,带领他们一起读《清实录》、《清史稿》。” 1965年,清史编纂委员会成立,当时39岁的戴逸是最年轻的委员。1961年任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副主任兼中国历史教研室主任。文革期间被批判审查,下放江西余江五七干校劳动。1978年中国人民大学复校,成立清史研究所,任副所长、教授,1980年任所长。从那时起,戴逸用7年时间主持编写了70余万字的《简明清史》,摸清了清代历史的主要线索。80年代中期,戴逸先后主持编写了《清通鉴》、《清史编年》、《18世纪的中国与世界》等著作。1988年任中国史学会会长,1989年兼任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馆长,1992年任国务院古籍整理小组成员,1996年任北京市文史研究馆馆长。2002年8月,国家清史编纂工程正式启动,受命担任清史编纂委员会主任的戴逸表示:“能够为此尽绵薄之力,是人生最大的幸事。”

从项目立项到预计2019年出版,《清史》的编撰历经近十六载,动员了全国两千名包括天文、地理、经济、文化、科技等各个领域的专家学者,内容比《四库全书》大一倍,主体工程部分100册,另外搜集整理的清代档案文献4000册。戴逸几乎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了《清史》的编纂中,每天伏案工作至少6小时。“小心翼翼、谨慎从事、诚心恳恳、精打细磨,反复审查、修改,我们认为自己是走在时代的最前列,编纂这部史书尽了我们最大的努力!” 据悉,习总书记对此项目作出指示 “确保质量,加快进度!” 如今,编撰工作已进入最后校稿阶段。面对赞誉,戴逸总是谦谦君子风,“哪里!哪里!”是他的口头禅。戴逸常说,一个民族如果忘记了过去,就不能正确地面对现在和未来。一生修青史,青丝成银发,在92岁的戴逸心里,这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工作。戴逸的书房不到10平米,几乎没有任何装修,旧的桌椅,简陋的床铺,书架上摞满了各种书籍,桌面铺满了《清史》的样稿,简单、朴素,一如他的人格。人生经历了国土沦丧、解放复兴、艰难困苦的洗礼,戴逸坚信“板凳须坐十年冷”,在寂寞事业里固守着一个历史学家的现世情怀,须髯飘逸,潇洒地行走在史学的山道上。

庆元会长向戴逸宗长介绍了第二届会员一次大会的情况并赠送大会纪念品

戴逸宗长对总商会丁酉年三陵台公祭戴氏始祖活动的成功举办十分赞赏

戴逸宗长向庆元会长回赠亲笔签名书《简明清史》一套

戴寅宗亲在会面中透露,其父亲戴逸作为一个历史研究工作者,把一生都投入到了清史研究工作,并积累了大量的文献书籍,退休之后,计划在家乡江苏常熟建立一个个人藏书馆,把《清史》和多年来出版的书籍和收集的天下古籍公开陈列和展览,让知识在家乡的土地上播种。庆元会长对此表示强烈支持,认为这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是我们全体戴家人的光荣,中华戴氏总商会将竭尽所能,集合力量,协助戴逸藏书楼的建设,期待培育戴氏族人及其他中国青年,能够学贯中西,贯通古今,以世界角度的超前眼光,掌握做人做事的本领和专业知识,为建设更加美好的中国贡献力量。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社团、一个企业发展的灵魂,核心的竞争实为文化的竞争。抓好对戴氏文史的研究工作,对实现家族长青、永续发展具有重要作用,也是戴氏家族的正气之源。饮水思源,我们要感念先祖恩德福泽,并将之发扬光大,衷心希望社会各界能人志士、各位宗亲、各地宗亲团体,行动起来,发扬严谨的治学精神,积极参与戴氏文史研究工作的开展,为我们戴氏家族史料库增添一份瑰宝。

来源:中华戴氏总商会秘书处

赞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