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戴姓宰相传(连载)——戴胄

戴胄,字玄胤,相州安阳人(今河南安阳)人。隋大业末,为门下事,纳言苏威、黄门侍郎裴矩等大臣,以其性贞正,明律令,善文簿,均以以相待,越王用为给事郎。王世充将篡位,戴胄对王世充说: “君臣之分,情同父子。公以文武之才,当社稷之任,愿尊辅王室,拟迹伊、周以幸天下。”王世充诡称善。后世充逼越王加九锡,胄又抗言切谏,世充不纳,出为郑州长史,令与王行本守武牢。李世民攻克武牢,引为秦府士曹参军。太宗即位,为兵部尚书郎中。

贞观元年,大理少卿缺,唐太宗说:  “大理,人命所系,胄清直,正其人哉。”即命戴胄为大理少卿。当时,吏部尚书长孙无忌被召,不解佩刀入东上阁,尚书右仆射封德彝以监门校尉不觉,罪当死。无忌误带入,罚铜二十斤。戴胄驳道:  “校尉与无忌同罪。陛下录无忌功,原之可也。若罚无忌,杀校尉,则不可。”太宗于是说:  “法为天下公,朕安得私亲戚。”诏复议,封德彝坚持初议,戴胄则说:  “不然,校尉因无忌而后致罪,法当轻,若皆误,不得独死。”太宗由是与校尉皆免。当时朝廷盛开选举,间有诈资荫者,帝令其自首,不首者处死。俄有诈得者,胄以法当流。太宗曰:  “联诏不首者死,而今当流,是示天下不以信。卿卖狱邪?”胄答日:  “既委托于臣,何敢亏法。法者,布大信于人,言乃一时喜怒所发,陛下以一朝忿怒杀之,既知不可而置于法,此乃忍小忿、存大信也。若阿忿违信,臣为陛下惜之。”一席话,说得太宗彻底感晤,于是从其言。戴胄在任期间,犯颜据正多矣,他参处法意,至析秋毫。后迁尚书左丞,因家贫,赐钱十万。

封德彝死,复为谏议大夫,与魏征更日供奉。贞观三年,进民部尚书。后检校吏部尚书。贞观四年( 630)以本官参预朝政。贞观五年,太宗将修洛阳宫,胄上表诤谏。太宗对戴胄的谏诤特别欣赏,曾对侍臣说:‘戴胄于我无骨肉之亲,但以忠直励行,情深体国。”故事有机要,无不以闻。

贞观七年( 633),戴胄卒。太宗为之举哀,废朝三日,赠尚书右仆射,封道国公。

 

录自《中国宰相全传·唐之卷》

福建莆田戴玉铸敬录

 

赞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