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佛山南海西樵山大同村的戴氏大宗祠 – 广东戴氏宗祠

W020140807855536973693

西樵大同戴氏宗祠

西樵山南麓五六公里有个叫大同村的小村庄。《礼记·礼运》说;“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大同村民风淳朴,书香浓郁,贤人辈出。考究村名,顾名思义,古代给孩子起名,常常从四书五经中寻找灵感,当初建村的戴氏先人,很有可能是饱学之士,受《礼记·礼运》影响,给村庄起了文化底蕴深厚的名字——“大同”。

村民祖先来自江南

1287155676140B5004_b

戴鸿慈

佛山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一百多年前,清廷军机大臣戴鸿慈就是西樵山下的大同村人 。军机处是清朝中后期国家最高权力执行机关,职掌着每日晋见皇帝,共商处理军国大事,并奉旨对中央各部及各省官员发布皇帝御旨,可以说是中央政府的神经中枢。1909年和1910年,戴鸿慈任军机大臣, 《南海县志》说:“清朝二百余年来,吾粤由军机入相者,惟鸿慈一人。”意思是说,在清朝两百多年的历史上,广东人担任军机大臣的重臣只有戴鸿慈一人。

1287155676140B5002_b

祠堂内的匾牌

从熙熙攘攘的西樵镇出城向南,这里丘陵和平原相间,沿着一条乡村公路走五六公里就来到大同村。大同村不大,绕过古朴的村屋,翻新修葺过的戴氏大宗祠就坐落在眼前。

大同村有一百多口人,全部都姓戴。大同村村民珍藏着一本《江浦戴氏宗谱》,族谱显示,大同村的先人来自江苏安徽南部。有学者认为,这里很多人的祖先有可能是南宋末年崖山之战南宋的后裔。这样说的根据是,西樵镇有条路叫江浦路,江浦县现在叫浦口区,是南京市下辖的一个区,地处南京市西北部,长江北岸,与南京市雨花台区、江宁区隔江相望,北部、西部分别与安徽省滁州市来安县、南谯区、全椒县毗邻,是江苏省联系皖、鄂、豫等的重要通道。西樵这个小地方把一条路以江浦命名,说明这里的人和江南一带有很大的渊源。

戴氏家谱说,他们江浦县戴氏第十七世孙,他的祖辈迁居西樵,后来戴氏的一支又迁到佛山,这支戴氏就是戴鸿慈的先人。戴鸿慈出生于佛山,也就是现在的莲花广场附近,过去那里叫桑园,戴鸿慈在北京当官后,扩建佛山的旧宅,设有正厅、偏厅、书房、厢房等前后三进,名为“尚书第”。戴鸿慈三兄弟出生的旧屋仍旧保留。“尚书第”是戴鸿慈真正的故居,遗憾的是“尚书第”早已拆毁。因为佛山的“尚书第”已经消失,大同村戴氏为了纪念戴鸿慈,决定将多年来收集的戴鸿慈历史资料陈列于戴氏大宗祠内,以缅怀先辈,教育后人。

  戴氏族人代代英才辈出

戴氏大宗祠始建于光绪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戴鸿慈当年休假回乡,利用假期修建了宗祠。牌匾上“戴氏大宗祠”四个大字就是戴鸿慈所题。经历百年沧桑,原宗祠三进建筑先后损毁,仅剩余部分前墙、祠前石砌体、及祠内“门官土地”砖雕。

据介绍,戴氏大宗祠先后重建过几次,上世纪五十年代,大跃进时大炼钢铁需要木柴,祠堂被损毁殆尽,2000年戴氏后人(南海五元集团的董事长戴庆元)倡议重建宗祠,于是集资修缮了戴氏祠堂。祠堂格局开阔,占地700多平方米,进门天井,迎面是一座木制大屏风,最里面是戴氏历代祖宗的牌位。里面陈列着许多关于戴鸿慈的图片、书法、奏章复印件等,甚至还有戴鸿慈与袁世凯的合影。很多资料都是其后人从北京、天津等地博物馆和民间收集起来的,得来不易。宗祠建筑面积为425平方米,是一座三进殿堂式仿清建筑,主体两侧设有“青云巷”,旁边还有一个小花园。宗祠立面用青砖砌结,建筑工艺精致,石雕、砖雕、木雕、灰塑、壁画、门神等力求保持原貌。门前木楹联刻着:“谯国源流功业中原崇世泽,江浦派衍光昭南粤振家声”,显示大同戴氏来自安徽谯国,是中原戴氏望族的后裔。

戴氏族人代代英才辈出,仅在清朝年间,小小的戴家村就出了6位举人一位进士。近年来,西樵大同戴家人收集整理了戴鸿慈珍贵历史、文物资料达90多件,并无偿献给国家,现收藏于南海博物馆。戴氏后人指着宗祠牌匾、祖先牌位、两侧的楹联说,这些都是戴鸿慈所书,可惜真迹已毁,大部分是复制品。

祠堂两边墙壁上镶有橱窗,里面的家族史多半与戴鸿慈有关。最先看到的一套光绪九年修编的《江浦戴氏宗谱》。橱窗内还展示了戴鸿慈的一些奏折,这些都是戴氏后人历经千辛万苦从北京、广州等地的档案馆中收集、复印过来的。其中最著名的当属《善后十二策》。

戴氏宗祠大门正对着一个池塘。村民说,这个池塘有年头了,戴鸿慈小的时候就在里面游泳。据悉,以前戴氏门口是有两个池塘,前几年填平了一个。

戴氏宗祠门前竖立的进士旗杆,这是1876年戴鸿慈中进士后树立的,遗憾的是文革期间全部捣毁,现在看到的是前几年按原样重建的复制品。碑文上记载了戴鸿慈中进士的时间和地点以及朝廷授予的官职。

  村民眼中的戴氏祠堂

戴氏宗祠是戴氏子孙的寻根之地和精神家园,在2005年的恳亲大会上,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戴氏子孙800余人聚首于此,规模之大令人惊叹。中国人有敬祖的传统,戴鸿慈作为戴家祖上的杰出人物,自然受到戴氏后人的敬仰。戴氏恳亲联谊会从1994年开始至今,已经举办了六次,而最近一次包括6个国家和地区共1800多名海内外戴氏乡亲出席,是人数最多、规模最大的一次。

村民戴叔说,他早就知道戴鸿慈是清朝的中央领导,全村的人都为戴鸿慈感到自豪。他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好读书,将来也像先人戴鸿慈一样光宗耀祖。

戴氏宗祠还没有作为旅游景点开发,有人来参观,村民就打开大门。 负责戴氏宗祠日常看守大门是十三婆和她的丈夫。十三婆个子不高,鬓发已苍,操着一口西樵口音,十三婆二十多岁时嫁到大同村,丈夫是戴氏的后人。

十三婆说,结婚以后四十多年,她一直在大同村生活,也见证了戴氏宗祠的变迁。尽管十三婆天天在戴氏宗祠进进出出,但是她读书不多,对戴鸿慈了解甚少,只知道“他是个大官”,至于大到什么程度,她说她连“广州都没有去过几次”,不知道北京在哪,所以戴鸿慈的官有多大她也不清楚。

带着孙女到祠堂散步的蔡阿姨说,现在大家都忙着赚钱,年轻人都出去做生意了,但是磨刀不误砍柴工。李姨说,大同村自古重视文化,没有文化没有前途。“戴鸿慈要不是读书中进士,怎么可能当官?”所以,她要求孩子以戴鸿慈为榜样,好好读书,将来才能有出息。

名人链接

戴鸿慈(1853~1910)字光孺,号少怀,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西樵镇大同二村人。生于咸丰三年(1853年)三月。光绪二年(1876)年中进士。仕至礼部尚书、法部尚书、军机大臣、协办大学士。是清朝二百余年广东省籍任职最高的官员。

戴鸿慈是清廷出使东西洋考察政治的五大臣之一,著有《出使九国日记》,与端方同辑《列国政要》及《欧美政治要义》进呈。这些著作成为二十世纪初研究欧美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的重要历史文献,对清廷“预备立宪”起到了重要的借鉴作用。戴鸿慈是清廷推行“预备立宪”后第一位法部尚书,他从申明权责入手,定法部专任司法,大理院专掌审判,这些制度后来为民国司法所承袭。

0bd162d9f2d3572c50484aaf8913632762d0c31f

戴鸿慈

宣统元年四月,戴鸿慈抱病出任俄国专使大臣,目击日俄在东三省拓地殖民,即上奏朝廷急筹抵制,振兴实业。宣统二年正月病逝,赏加太子少保衔,谥“文诚”。戴鸿慈奉葬于广州白云山,该古墓于一九九三年八月被列为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

赞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