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草【戴】赞歌

狂草【戴】赞歌

戴坚 

大哉乾元、浩瀚文海,阴阳燮理、碰撞摩荡、玄机妙应,迸发出灿烂的火花,辉煌於人类文明,狂草“戴”便是玄黄洪荒的奥袐造化,华夏历史文化的慷慨恩赐。 草书是书法的最高境界,大唐圣朝怀素书的《自叙帖》号称“天下第一草书”法帖,擅长中锋,纵横斜直、盘曲连绵,起伏跌岩,为草书艺术的极致,在中国书法史及美学艺术领域声名显赫、影响深远,一代天骄、书家绝唱;狂草“戴”,集雄、奇、壮、美於一体:

造化豪雄,狂草“戴”气象雄巍博大、神彩飞扬,大象有形,鸿森磅礴,超然物外、誉赢寰中,蕴日月星三曜之光、儒释道三教之化,书家高山仰止,戴人奉为神功,礼义忠孝、“万民所仰曰戴”之所教化,天地灵气所感应,文明大德之所钟聚涵毓。

狂放威壮,天纵豪情、恣肆奔放,势如狂飙天落、银河倾泻、泰嶽起舞。李白、王邕、任华等盛赞曰“草书天下称独步,墨池飞出北溟鱼”,“若教临水畔,字字恐成龙”;“掷华山巨石以为点,犁衡岳阵云以为画”,“狂来轻世界,醉里得真如”。且看狂草“?”起始两笔横平竖直一笔不苟、蓄势待发,第三笔粗短而稍呈弧形,如太极起势、一画开天,第四笔弯弯蟠曲,幻化作蛟龙出海、羊角扶摇直上,雄鸷盘旋长空,第七笔大弯钩以雷霆万钧之势浓墨起笔,“忽然绝叫三声”,将挥笔声势推向高潮,气壮山河、光射牛斗,玄幻陸离的意境,动荡协和的结构,铿锵迥旋的韵律,跳跃激进的节奏,黼黻绚丽的章法,枯笔突出其凌厉魁罡、意气风发、所向披靡,狂放而不失婉约、守晋书洪范而见创新,结体似欹实正而相映成趣,彰显狂草“戴”的堂堂浩气、勃勃生机。

际遇巧奇,一个群星英豪迭出、龙虎风云际会的时代,戴叔伦以卓绝的学识、卓越的政风著於当世,长怀素5岁,对怀素的书法深为赞赏,所作“怀素上人草书歌”云“醉来为我挥健笔″,“驰毫骤墨剧奔驷,满坐失声看不及”,后两句赫然出现在《自叙帖》里,名吏与书豪互为倾慕、莫逆交往,以狂草“戴”为依托传为千古佳话。

布局优美,通篇狂草“戴”字畸大的章法为帖书所罕见,“戴”字周边留白,左右两方皇帝印玺拱卫,前后七百字犹如百鸟朝凤、众星捧月,硕大“戴”字横空出世、览小众山,睥睨群雄、傲立苍穹、至臻化境,势如饮酣视六合,大略驾雄才。狂草“戴”是翰墨精灵、谁人继响?!“孔子闻韶乐,三日不知肉味”,怀素祖师堪称“无冕素王”。

狂草“戴”是不可复制的神来之笔,怀素书圣先师自谓“醉来信手两三行,醒后却书书不得”;是中华书法史巅峰中的尖峰、极品中的孤品;是文字的丰碑、象形信息的奇迹,是《乐游园》上的逛欢节,是钧天广乐、万籁和鸣,谐天荒地老、齐时光永恆;是图腾、是号角、是旌旆,激励、鼓舞、导引我们戴氏宗族向着强盛、向着荣耀、向着光明,前进、前进、进!

   

戴叔伦像,由金坛戴叔伦研究会副会长兼祕书长戴裕生提供。

来源:戴坚 稿

赞 (7)